俊二 | 旅行日記。

「听风。」    

 

去爬了山,趁着难得的假期。

山林的气温要比城镇低,可走着走着还是渗出了汗。

停在山腰休息时,能看到旁边和尚的灵塔。

万物一切终归尘土,以肉身修得菩萨怕是要经过无量劫数。

 

渡尽众生,方证菩提。地狱未空,誓不成佛。

正是如此大愿,才让这座山变成了一个传说。

可是为什么驻足在你面前时,我仍然觉得无言以对。

前尘与后事,爱恋与离别,都已静默。

 

只有那由远而近拂过松涛的风声最真切。

 

2009-10-08 23:16 | comments(10)  trackback(0) | edit | more


「Faith。」    

4号那天本打算去看一场演唱会,是台湾的一位女歌手。

在大学时就已在听她的歌,她的声音里有着一股静默的力量。如同老式电影只有黑白二色。直接,没有一丝可以周旋的余地。她亦是一个很酷的女人。世纪末的99年她得女演唱人大奖,上台只说了句谢谢就走。我很喜欢她。

 

姜生和刘娜在北京也订好了航班,计划一同前去。他们对于她的热爱比我更显得炽热。而且我们也有两三年的时间未曾见面。觉得能有如此一个契机,与自己的朋友一起去听一场彼此都热爱的女歌手的演唱会,也算是一件以后很值得纪念的回忆。

 

他们两位是大学时代里最亲近的朋友。也是经过了时间考验的朋友。即使是现今长久的互不联络亦不觉得生疏,虽然彼时那么多不切实际的梦想都已幻灭,但始终知道与他们的那份情谊还是在的。

 

不过这场演唱会最终还是未能上演,虽有遗憾,但也只能接受。

07年的小型Live上,也是这两位朋友途中从北京陆续打来电话,其实我已不记得那次都有唱过什么歌。现在还能记得的却是在很多个炎热的夏日深夜里,我们三人在姜生狭小的出租屋一同聊天、抽烟、或者长时间的不说话的情景。也许,那时听到的就是她的歌吧。

 

 

2009-07-18 23:19 | comments(9)  trackback(0) | edit | more


「路途。」    

五月底,请了年假返家。搭早晨七点的飞机。

一路上始终没有睡意,索性拿出《人间词话》来读。是07年黄山书社的版本。

在删稿第一则里,国维先生讲到白石之词,余所最爱者,亦仅二语。

 “淮南皓月冷千山,冥冥归去无人管。”词出姜夔《踏莎行》。

读毕只觉满心黯然。

 

此时此刻,已不知走到了路途的哪一端。

 

 

2009-06-16 00:18 | comments(2)  trackback(0) | edit | more


「衬衫。」    

 

周日下午在家整理衣橱,气温虽还反复,但冬衣着实已无必要。

把浴巾垫放在桌面上熨烫晒干的衣物,并一件件归置妥当。

将刚洗净的球鞋晾晒在阳台上,鞋面的颜色已经暗淡,旧得刚刚好的样子。

一直都不喜穿新鞋出街,光鲜的颜色总让人觉得害羞和无所适从。

买来的新物品也都这样,总是想尽方法地让其变旧,这样才会觉得有稍许心安。

不喜欢被关注,亦不多去关注他人,只愿在自我的天地里独善其身。

 

在整理的间中,发现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,穿得最多的衣物是衬衫。

算上平日工作所需的白色衬衫,拢共约有八九件的样子。

想起读书的时候,一直觉得穿衬衫是件很呆板枯燥的事情,难看到不行。

心想宁愿穿T恤过活一辈子也不无可能。

可是光阴迢迢,现在的我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少年人的模样了。

 

熨斗是朱生送来的闲置,虽是闲置倒也不曾用过。

我拿得理所当然,也不道谢。

倒不是故做姿态,只是有的话放在心里就好。

 

2009-05-20 19:52 | comments(5)  trackback(0) | edit | more


「目前。」    

香烟、冰镇啤酒、小说以及漫长的睡眠。这就是目前所做的事情。

2009-05-03 23:56 | comments(4)  trackback(0) | edit | more



共6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最后一页